吵架。

你的话每次都说不完,每次都说不到点子上,好不容易说到了点子上,还被对方忽略,挑差了重点,把你一起带跑了。
然后对话结束,一个人幡然醒悟地后悔,但是再也没有机会打开同一个话题。

其实想打开还是可以硬来打开的,但你为了维护形象,觉得还是罢了吧。

生性淡漠总是无趣的人。
而我喜欢情绪,喜欢火。

没有什么是有意思的,你是我吃着失去甜蜜的糖果。

每天都想分手。

你背上的船破了个洞,游在海里,血跟雨水一般从米袋里往外漏,那是你的哭泣。
在一半黑一半蓝,一个月亮左边一颗星的夜里,我偷偷的把你的呐喊吃掉,咽下去对一些的,吐出来错一点的。
然后在每一个溺不下去的夜晚,你藏起了声音,捂住耳朵闭上眼睛,重新学习了忘记。

遇见你真的开心,很久没有这么甜过啦。

you raise me up.

及时行乐。

我住的城市喜欢撕扯闷雷声中的雨,它由今天起雾气弥漫,行路上废纸找不到安身之所,闭眼后成为光的影的吹不开的笔触。你的眼里,天先倒转过来,踩在云上,掩面阻挡向我冲来的七彩烟雾,小姑娘的头上是一条划过地表的小河。在不可视物的双眼和骤雨的吻声中,声音比视觉来的可信:我的心听说我爱上了一支船桨,爱上了一名旅者手中的麻辣香锅,爱上了一双一动不动的眼睛——👀。

你设想的是,海水偏离了边际的轨道,余光里泱泱的日光,烧在你的肺。你往上看,渐变至暖调的云间巨兽也变得可爱。黑夜中什么都变得清明起来,你眼睛是热烈的,呼啸而过的夏风,吹倒我在这将即未即的折园浅冬里。

你设想的是,路易康的直线洒在眼侧,指缝间点点是浮世,盖在你的唇。你轻吻它,尽量不去打扰弥漫散开的烟雾霾尘。它们骑着你回忆的白马走过,你闭眼不去看我,以为撂倒了时光,骄傲存在在你脸庞上颗颗违心的点。

你设想的是,手上一张长一点的彩纸,撕出了甜腻的茶叶,它们抱住你收不回去的手,如点滴插在你的心头。你有一点敢,有一点不敢。


将它们抛上空,变成了小星星们的舞台,你在时间中起舞,对自己感激涕零,于是你选择上...

© Kei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