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 raise me up.

及时行乐。

我住的城市喜欢撕扯闷雷声中的雨,它由今天起雾气弥漫,行路上废纸找不到安身之所,闭眼后成为光的影的吹不开的笔触。你的眼里,天先倒转过来,踩在云上,掩面阻挡向我冲来的七彩烟雾,小姑娘的头上是一条划过地表的小河。在不可视物的双眼和骤雨的吻声中,声音比视觉来的可信:我的心听说我爱上了一支船桨,爱上了一名旅者手中的麻辣香锅,爱上了一双一动不动的眼睛——👀。

你设想的是,海水偏离了边际的轨道,余光里泱泱的日光,烧在你的肺。你往上看,渐变至暖调的云间巨兽也变得可爱。黑夜中什么都变得清明起来,你眼睛是热烈的,呼啸而过的夏风,吹倒我在这将即未即的折园浅冬里。

你设想的是,路易康的直线洒在眼侧,指缝间点点是浮世,盖在你的唇。你轻吻它,尽量不去打扰弥漫散开的烟雾霾尘。它们骑着你回忆的白马走过,你闭眼不去看我,以为撂倒了时光,骄傲存在在你脸庞上颗颗违心的点。

你设想的是,手上一张长一点的彩纸,撕出了甜腻的茶叶,它们抱住你收不回去的手,如点滴插在你的心头。你有一点敢,有一点不敢。


将它们抛上空,变成了小星星们的舞台,你在时间中起舞,对自己感激涕零,于是你选择上...

双梦起飞,有人约么。

Sailing to Byzantium

Sailing to Byzantium

By William butler Yeats


That is no country for old men. The young

In one another's arms, birds in the trees

- Those dying generations - at their song, 

The salmon-falls, the mackerel-crowded seas,

Fish, flesh, or fowl, commend all...

流浪节的圣诞者

流浪节的圣诞者


BGM:Hallelujah-Rufus Wainwight


*


——“你想吻我吗?”


*

I've heard there was a secret chord

我听说有这么一首段隐秘的曲调

That David played and it pleased the Lord

大卫王演奏了它并取悦了主的欢心

But you don't really care for music, do you?

但你在意的并不是音乐本身,不是吗?

*


太宰治在十二月某日做了个梦。...


不法的浪漫主义囚徒

他的遗嘱立在金银花的坟上,墓碑飘在充斥唉声叹气的红色的阴天下。

如若,如若连烟雾中的火花,都变成了灰色,黑色,天上莺啼不断的声音被吱呀作响的难听的磨木声所代替,灵魂就好似被挤压至碎一般的话,经历了漫长至千年的时光,终于一丝不剩的停留在了地表。

他所钟爱的姑娘,她想一口咬住天堂美景,咔嚓一口!于是,她的嘴巴和眼睛里会爆发出柑橘、鸟群、玫瑰、风筝。在色彩缤纷的晚会上,她笑了,下牙床向前一努,表情像白色的小船。全身平躺在地,半醒半睡,像躺在风中玫瑰上的肉体指南针。

他是一清二楚的逝者。

趁眼睛还能勉强睁开之时,千万不要试图去夹死一只飞到这尚未腐烂的眼睫毛间的蚊子,看向充满稻田、夕阳、月光的地方。

趁耳朵和嘴巴...

history1

剧情闪过——山地行军/交战

解说:现代历史是由征服——欧洲人征服世界的过程造就的。西班牙征服者可以算先驱者。区区几百人就能消灭新大陆九成的土著。他们胜利的秘诀?枪炮,病菌和钢铁。从此,欧洲人运用上述三者所代表的军事力量、致命微生物以及先进科技统治了世界。可是一开始他们怎么获得这些优势的呢?世界为什么如此不公平?这就是Jared Diamond教授花费30多年试图解答的问题。作为当代最原创的学者之一,Diamond周游世界,寻找线索。他的目标很吓人——拨开层层历史迷雾,找寻现代霸权的真正根源。

Jared在铁匠铺

Jared Diamond:今后的课题不会比这个枪炮、病菌与钢铁更精彩的了,...

© Kein | Powered by LOFTER